当前位置:ay12349.com > 国际 > >   正文

“德美关系很难回到过去”:默克尔和德国外长为什么对美国说重话|京酿馆

导读: 默克尔和德外洋长马斯对美国说的重话,不太像是展现一种姿态,而更像是重新评估调整德美关系的前奏。▲资料视频。新京报“我们视频”出品。文 | 徐立凡随着“美国优先”战略的铺陈,美欧

默克尔和德外洋长马斯对美国说的重话,不太像是展现一种姿态,而更像是重新评估调整德美关系的前奏。

▲资料视频。新京报“我们视频”出品。

文 | 徐立凡

随着“美国优先”战略的铺陈,美欧两个传统盟友之间的竞争性也越来越强。克日,德国率先站了出来,决议对德美关系重新界说。

6月26日,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就美国计划缩减驻德美军一事接受群访时表现,美国如果不愿意负担全球性大国责任,德国将从基础上思考与美国的关系。

28日,德外洋长海科·马斯表现,德美关系已经发生了“结构性变化”,昔日良好的“跨大西洋同伴关系”已经成为已往,纵然美国再回到民主党重新掌权的日子,两国关系也再难回到已往。

二战以后,以西德为主体的德美关系,基本稳定运行了75年。是什么原因导致默克尔和马斯对美国说重话?

美国片面撤军激怒了德国

直接导致德美关系恶化的导火索是美国片面决议淘汰在德国的驻军。

当地时间6月5日,《华尔街日报》以多名美国官员为消息源报道美方计划从德国撤军。

15日,美国总统特朗普证实了这一消息。22日,特朗普正式宣布美国将从德国撤走约9500名美国士兵,届时美国驻德队伍将淘汰到25000人。将要撤走的9500名美军,有可能部署在波兰和东亚。

美国在德国驻军,代表了美国推行对西欧的宁静义务,这是美欧关系框架的重要基础。可是,特朗普政府一直认为,美国为掩护德国和北约的欧洲区域花费太大。美国负担的军费开支占到北约整体军费开支的72%以上,让受到掩护的德国等北约国家占了太多自制。

客观地说,美国为掩护北约欧洲区域支付了过高的成本,算是自找的。

按理说,冷战竣事、华约解体后北约的军费开支应该有所淘汰。但事实上,由于美国主导北约连续东扩,军费开支反而比冷战时期更高。

现在北约每年的日常军费开支在1万亿美元以上,美国需要担负7000多亿美元。因此,这几年特朗普一直向北约施加压力,要求北约成员国的军费开支占GDP之比,提升到2%以上。

现在德国军费开支占GDP之比为1.39%,明年预计提高到1.42%。照这个速度,2031年德国军费开支才气提到2%。美国对此大为不满。这是特朗普决议从德国撤军的原因。

可是,美国的撤军决议,事先却没有和德国协商。想一想美国从阿富汗撤军,还与阿富汗政府及塔利班经由了多年商量,才决议保留8600人。片面从德国撤军却不通知德国,反映出的是对德国的极大不尊重。因此,此举激怒德国也在所难免。

▲欧盟拟对外重开疆域“准入名单”曝光 上面却没有美国。新京报“我们视频”出品。

更深层的原因是美国想对欧元区动手

就算没有片面撤军这件事,德美关系不顺畅的迹象早已泛起了。

去年6月,马斯专门会见了伊朗,与伊朗商谈建设伊朗与德法英之间建设非美元结算体系INATEX,用以避开美元结算体系。这对美国来说,也是很刺激的。今年1月,马斯再度表现,在伊核问题上,欧洲不会随着美国的步伐走。

除了伊核问题,在俄罗斯输往德国的天然气项目北溪-2工程上,德美也闹得不愉快。

北溪-2将使德国、法国、奥地利、荷兰等国获得乌克兰管道之外每年550万立方米的天然气。但这一项目倒霉于美国天然气的输出,同时倒霉于美国使用乌克兰管道制约俄罗斯能源出口。

因此美国多方阻挠,还迫使欧洲议会出头阻止项目建设。但德国顶住压力,批准北溪-2工程继续建设。

德美在伊核问题和北溪-2工程上的分歧,还基本只是围绕能源领域的分歧。更难化解的分歧是商业和钱币主权的分歧。

与中国一样,德国是世界主要的商业大国。德国对美国长年保持商业顺差,2019年德国对美国的经常商业顺差有470亿欧元。特朗普政府对此早就不满了。此前特朗普威胁针对欧洲加重汽车关税,其实就是对着德国来的。

德国是欧洲经济的引擎,也是欧元的稳压器。如果德国的能源泉源、商业被美国压制住,不仅德国在欧洲的讲话权会受损,还会连忙打击到欧元的稳定。

欧元不稳定能够为美国赢得最大利益。为对冲疫情打击,特朗普政府出台了史无前例的钱币和财政刺激计划,短期虽然对稳定美国市场有资助,但中期来看,孕育了新一轮次债危机。

要让美国金融体系撑得住,必须保持美元大量流回美国。欧元不稳定,欧洲美元才气流回美国。这或许是特朗普政府说不出口但真正想做的事。为此,也需要打压德国。德国不会看不到这一点。

走近中俄反抗美国压力

对于美国一系列打压德国的举动,德国的对策是走近中俄反抗美国。

在26日默克尔称“将从基础上思考与美国的关系”的那次群访中,默克尔也论述了德国对中国的看法。

默克尔说,中国已成为“全球级玩家”,欧盟与中国有着配合利益,在气候行动、非洲生长政策等方面,欧盟都可与中国展开讨论和互助,欧盟应努力向前推进“中欧投资协定谈判”。

在此之前,默克尔就曾表现,必须尊重和认可“中国走向世界舞台向导职位的刻意”。

一方面是重新思考与美国的关系,一方面是要推进与中国全方位互助,这种对比一目了然。

对于俄罗斯,德国也强调互助。默克尔表现,只管美国将俄罗斯视为另一个战略竞争对手,可是德国有须要“继续与俄罗斯举行建设性对话”,并说“这是有充实理由的”。

“在叙利亚和利比亚等欧洲近邻国家,俄罗斯的战略影响力很大。因此,我将继续争取互助。”

可以说,默克尔和马斯对美国说的重话,不太像是展现一种姿态,而更像是重新评估调整德美关系的前奏。

此前默克尔拒绝6月赴美到场G7集会,给世卫组织的资助创了新高,应该就是调整对美战略、不再亦步亦趋的体现。

7月1日起,德国将担任为期半年的欧盟轮值主席国,德国是否会领导欧盟重新审视美国关系,能动员哪些国家追随,将是很有意思的视察点。

□徐立凡(专栏作家)

编辑:狄宣亚 校对:陈荻雁

精彩内容